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3岁女童幼儿园内7天2次受伤头发被扯掉

2018-11-05 21:56:06

3岁女童幼儿园内7天2次受伤 头发被扯掉

颖颖第二次受到伤害后,周女士为其拍下的照片

江油一幼儿园再发伤害事件3岁幼女七天内两次受伤

7月1日,四川发布《江油一幼儿园因疏忽致一幼儿手背划伤缝6针家长索赔10万元》一报道。数日后,四川又接到江油周女士爆料称:自己3岁多的女儿颖颖(化名,下同)在江油人民街幼儿园被同班小朋友于七天内伤害两次,分别为外阴被踢至红肿以及一撮头发被扯掉。孩子两次受伤后,幼儿园方均未告知,在自己发现孩子第二次受伤并找到幼儿园方“讨说法”后,幼儿园方才陪同自己一起带孩子做了相关检查和治疗。眼下,孩子的伤势虽已无大碍,但出现了恐惧上幼儿园、晚上睡觉说梦话、梦哭等症状,怀疑已受到心理伤害。基于此种情况,自己向幼儿园提出了当事教师公开道歉、对孩子身心受到的伤害进行赔偿等要求,但截至目前,双方仍未就此达成一致。

近日,四川前往江油,就此事进行了采访。

家长:3岁孩子七天内两次被打,伤得让人心痛

“次发现女儿在学校被打,是当天晚上睡觉前给女儿洗澡的时候,当时水一浇到娃娃下身她就喊痛,我才发现女儿的下身已经红肿了。”周女士告诉,6月11日晚,她在给女儿颖颖洗澡时,发现女儿的外阴出现了红肿的情况,一问之下才得知,女儿是当天在幼儿园吃中午饭拿椅子的时候,被同班一名叫“雨雨”(化名,下同)小朋友踢了阴部。

“我一问,女儿就委屈地哭了起来,说是被班上XX雨踢了的,我看娃娃被打得这么厉害,我想着都痛,她一哭,我也忍不住要掉眼泪。”周女士说,当时看到女儿外阴红肿,自己很是心痛,随即带孩子去了医院,医生给开了一瓶紫草油让给孩子每天涂擦。

“我女儿第二次被打,是在6月17号,七天之内就被打了两次。”周女士称,6月17日下午接女儿回家后,女儿便一直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也不说话。“娃娃以前回家都是蹦蹦跳跳的,那天回来就缩在沙发上,话都不说一句,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就问她怎么了,结果她眼睛一下就红了,很委屈的说,‘妈妈,今天XX雨又扯了我头发’,然后就伤心哭了起来。”周女士说,听到女儿的哭诉,她急忙把女儿抱在怀里,同时查看了女儿的头发,结果发现女儿头顶有一撮的头发被扯掉了。“头发被扯掉那么大一撮,该多痛啊!我看了是又痛、又气、又急,真的是连头都大了,我就抱着女儿一起哭,简直不敢去想象当时那个场面有多恶狠,有多残暴。”

颖颖第二次受到伤害后,周女士为其拍下的照片

幼儿园方:3岁多的幼儿不可能有主观伤害意识

“3岁多的幼儿,其行为是无意识的,雨雨的年龄比颖颖还小些,不可能主观故意伤害别人,颖颖家长称孩子在幼儿园被雨雨‘暴打’的说法是不正确的。”针对周女士称自己女儿在幼儿园七天内两次被打的说法,该幼儿园魏园长这样说到,“很有可能当时颖颖正在弯腰拿凳子,而雨雨又刚好在跑或者正在做踢腿的动作,无意中踢到了颖颖。”

魏园长说,颖颖后来被扯掉头发,很有可能也是无意中发生的:“比如两个孩子在一起玩,雨雨的手刚好摸着颖颖的头,又或者刚好牵着颖颖的几根头发,颖颖转过头来说‘讨厌,不要你摸我’,就是这么一转头,有可能头发就被扯掉了,毕竟娃娃的头发本来也长得不牢固。”

据魏园长介绍,幼儿在社会交往的学习过程中,难免会发生一些“冲突”,因为越小的孩子,越是动作优先:“比如一个幼儿向另一个幼儿表示友好,很可能语言还没到,手就已经伸过去了,这个时候如果这个幼儿的指甲太长,而另一个孩子刚好转身,可能就会被指甲划伤,也就是说,很多时候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被别的小朋友‘打’了,其实只是一种无意识的、无意之中的肢体接触。”

“严格来说,颖颖次受伤之后,颖颖家长带孩子过来找刘老师的时候,刘老师当时的问法是有一些问题的,带有一定的偏袒性质。”魏园长继续介绍说,6月12日周女士带着女儿到幼儿园找班主任刘老师(同时也是6月11日的当班教师)时,刘老师因为看见周女士较为气愤,同时又考虑到颖颖确实受了伤,所以在并没有问清楚事实经过的情况下,带有偏袒性质地问了雨雨,前一天搬凳子时是否去踢了颖颖的下身,“3岁多的幼儿,还不具备清楚、完整地陈述事实的能力,这种情况下,又特别是在孩子心中很有权威的老师,只要问了是不是,孩子都会点头。换句话说,如果刘老师换个问法,问雨雨头一天是不是不小心踢到了颖颖的下身,雨雨也会回答说是。而如此一来,也无形中让颖颖的家长形成了孩子在学校是被‘打’了的错误认识。”

家长:孩子连续两次受伤当班教师都不知情严重失职

“我们家长放心地把孩子放到幼儿园,是希望孩子在幼儿园能够接受教育,能够健康快乐地成长,如果孩子在幼儿园有什么情况发生了,应该是老师及时告知家长,而不是家长带着受伤的孩子去找老师问情况,老师还一问三不知,这是严重的失职。”周女士告诉,6月11日发现女儿受伤之后,她于6月12日早晨带着女儿一起去幼儿园找到了前一天的当班教师刘老师,可刘老师表示对颖颖受伤一事并不知情,并说“不可能哟”;6月17日发现女儿第二次受伤之后,她于6月18日早晨再次找到了刘老师,并说明了女儿前一天又被雨雨扯掉一大块头发的事,可刘老师对此依然表示不知情。

周女士说女儿颖颖以前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

“XX雨承认去踢了我女儿下身后,刘老师当时只是让XX雨给我女儿说了声‘对不起’,没有采取其它任何措施,她没有高度重视这个事情,既没有协调对我女儿进行就医治疗的事情,也没有积极协调我们双方父母进行沟通协商,避免打人的事情再次发生,所以才导致了我女儿第二次受到伤害。”周女士如此说到。

幼儿园方:两次受伤过程中孩子都无任何异常反应

“一个班40多个娃娃,也不可能每时每刻老师都能把每个娃娃的点点滴滴照看到。娃娃之间的小‘冲突’,应该是每天都有发生,尤其是小班的娃娃。一般情况下,发生这种小‘冲突’,娃娃都会告诉老师。但颖颖的性格比较内向,语言发展稍微滞后,两次受伤的过程中,她都没有给老师说,也没有任何异常反应,所以我们确实是两次都不知情,所以也就无法告知家长。”对于周女士针对当班教师对颖颖两次受伤都不知情的说法,魏园长这样说到。

对此,颖颖的班主任刘老师也说:“次颖颖被踢到的时候,我们两个教师和两个保育员都在教室里,当时正在午餐的就餐过程中,因为当时娃娃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发现,当时她也没有哭,一般情况下,孩子就算没有向老师‘告状’,也会哭,或者孩子之间会相互告状,但那天确实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

幼儿园针对颖颖两次受伤事件出具的《告家长书》

至于周女士提出的“次反映女儿被踢之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问题,刘老师称,颖颖和雨雨平时在班里一直都是好朋友,颖颖次受伤之后,她并没有特别在意,因为在她看来,这类“冲突”都是幼儿学习社会交往过程中的正常现象,所以只是对雨雨进行了简单的批评教育和引导,而没有采取特别的措施。“我让雨雨给颖颖道了歉之后,还让他们握了手,要他们今后要继续做好朋友,还给雨雨说了今后不能踢别人,也不能打别人。另外,我也给雨雨的爷爷说过这件事情,告诉她颖颖妈妈说的被踢得比较厉害,而且叮嘱过他们要在这方面对孩子多进行引导。”

刘老师还称,听周女士说颖颖的下身被踢得有些厉害,出于对孩子隐私的考虑,她并未查看颖颖的伤势,不过对班上的老师和保育员做了安排,要求他们重点关注颖颖走路、解便的时候有无异常。“12号我们也观察了一天,确实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娃娃走路、解便这些都正常。”

颖颖的发展情况汇报表

颖颖第二次受伤的情形,刘老师回忆说,当时大约是下午用餐之后快到放学的时间,老师和保育员正在忙着给孩子们整理衣物和书包等,为了安抚孩子情绪,她还特意打开了电视,期间并未注意到雨雨扯掉了颖颖的头发,颖颖也并未有哭闹、“告状”等异常情况。“孩子被家长接完之后,班上罗阿姨(保育员)在打扫清洁时发现教师右后方一处椅子旁边有一点头发,我们起初以为是不是那个孩子用剪刀剪下了一点头发,后来确定剪刀放在孩子够不到的橱柜里,没有被动过,便猜测会不会是那个孩子在掉头发,没有想到是被扯掉的。第二天早上,我们还在为孩子进班晨检时还逐个检查了小朋友的头发,不一会颖颖的妈妈带着孩子找到我,我才知道是颖颖的头发被扯掉了。”

“颖颖次受伤之后刘老师的做法确实不够完美和周到,我们也就此对她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全园通报,但她也确实没有想到颖颖会再次受伤。”魏园长称,事情发生后,幼儿园也加强了对教师在这方面的要求,“对娃娃、对家长的反映,我们要求教师要更快,更周到,现在的家长对教师的要求更高,不能自己觉得是正常现象就只按常规程序走,孩子出了情况一定要跟进。”

家长:孩子被老师恐吓“不能告诉妈妈”

“以前那个小朋友用手打了她头、背,女儿回家都会告诉我,这两次受伤这么重,这么痛,她回家都不告诉我,太奇怪了。”周女士称,注意到女儿的反常情况后,她曾趁孩子情绪稳定时问过孩子为什么不告诉妈妈在学校受了伤,结果女儿竟然说,是老师让她“不能告诉妈妈”。“那天我是试着问女儿送她去幼儿园好不好,结果女儿哭着说,‘妈妈我不去上幼儿园’,我问她为什么,她就说‘我去幼儿园XX雨要打我,我怕刘老师,刘老师说妈妈接不能告诉妈妈’。”

对此,周女士给出示了一段视频,以下为该段视频对话内容——

周女士:颖颖,妈妈问你,XX雨扯你头发的时候,你哭没有?

颖颖:没哭。

周女士:那你为什么不哭啊?

颖颖:因为刘老师不准让我哭。

周女士:不准让你哭啊?那XX雨扯你头发的时候,刘老师在干什么啊?

颖颖:刘老师在开电视。

周女士:在看电视啊?

颖颖:开电视!

周女士:开电视啊?在看电视还是在开电视?

颖颖:开电视。

周女士:开电视啊?

颖颖:嗯。

周女士:哦,那刘老师看到XX雨扯你头发没有?

颖颖:没看见。

周女士:没看见啊?

颖颖:嗯。

周女士:那你给妈妈说,你扯了头发,那么痛,还踢了你的下身那么痛,你为什么不回来给妈妈说呢?

颖颖:哎呀,因为刘老师不准在,不准……不准……嗯……不准回来……不准回来。

周女士:不准回来什么?

颖颖:不准回来告诉妈妈。

周女士:不准回来告诉妈妈啊?

颖颖:嗯。

周女士:哦……

“一个未满4岁的娃娃,心理承受这么大的压力,现在已经受到惊吓,以前在家里活蹦乱跳的,现在沉默少言,胆小害怕,恐惧上幼儿园,七天内两次被打,我女儿心理健康已经受到影响,心理产生了阴影,晚上睡觉半夜梦哭、惊叫,还胡言乱语……”周女士说,看着孩子心灵承受这么大的伤害,她自己也是默默流泪,心里揪心的疼。

幼儿园方:孩子说法系家长反复诱导所致

“我们不可能这样去教孩子,任何一个有心、有使命感的幼儿教师,不会教一个孩子去说谎。”针对周女士的说法,魏园长坚决地予以了否认。“我们了解幼儿心理学,教孩子不准说,迟早都是会暴露的,我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对此,刘老师本人也坚决地予以了否认:“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刘老师称,遇见孩子之间出现“冲突”的情况,她一般都会下午放学的时候,把双方家长叫在一起,给双方家长说明情况。“如果我让娃娃不准告诉家长,那我自己又怎么去给的家长说?遇见这种情况,只要当时发现了,我从来都是及时处理,我会给娃娃讲道理,告诉娃娃打人是不对的行为,两个小朋友要握手,表示和好,因为娃娃他也没有意识,这儿打了之后,马上又在一起玩了,所以孩子之间‘冲突’我们一般都这样调解。”

“3岁的孩子不可能把他的意思完整地表达出来,这个阶段的娃娃语言发展应该达不到像视频中那么清楚表达的程度。”魏园长说,颖颖只所以会有这样的说法,不排除家长反复诱导的可能性。“如果家长反复教,孩子就有可能会顺从家长的意思,跟随大人的意思来说,颖颖妈妈如果以‘是不是你们刘老师不准你给妈妈说’这种诱导性的问法来提问,反复几次之后孩子就有可能会按照这样的方式来说。”

至于颖颖说的“刘老师不准让我哭”,刘老师说:“当时她没告诉我雨雨扯掉了她的头发,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事情,怎么会不准她哭?我们老师都不知道颖颖受伤,又怎么会教她不准给妈妈说?”

家长:孩子遭受身心双重伤害,相关诉求合情合理

“在幼儿园两次被打的经历,不光是身体上的伤害,也让我女儿的心理有了无法估量伤害,看到她那么不开心,作为父母的我们心里也难受,心理也受到了伤害”周女士称,基于此种考虑,她向幼儿园提出了几个诉求:一是要求班主任刘老师公开道歉;二是要求幼儿园将女儿带到成都找一家权威的儿童医院做一次权威的心理鉴定,以确定此事对女儿今后的健康成长有无影响;三是要求对女儿受到的身心伤害做出相应的经济赔偿;四是要求追究班主任刘老师应负的。

“天下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地成长?孩子身体上的伤可以随着时间慢慢愈合,但是心灵受到的伤害恐怕这辈子都难以愈合。我这几个要求,应该说是合情合理的。”周女士说。

幼儿园方:已积极治疗并对当事教师作出处罚

针对周女士所说的情况和提出的诉求,魏园长介绍说,得知颖颖两次受伤的情况后,幼儿园从未推卸过相关,一直在积极协商处理,并重点关注孩子的检查和相关治疗。从6月18日开始,幼儿园方和雨雨的家长已先后陪同周女士带着颖颖到江油人民医院、绵阳三医院、绵阳市中心医院等进行了多次相关检查和治疗,幼儿园方每周二还会陪同周女士前往中医院皮肤科查看颖颖的头发生长情况。

周女士向出示的颖颖检查头发的病历

“颖颖次受的伤,6月23日江油市人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谢医生已经进行过检查,并告知颖颖家长孩子目前没有问题;颖颖的头发,6月19日绵阳市中心医院皮肤科李医生也诊断说,孩子头皮无大碍,没有伤及发囊,孩子的头发会慢慢长出来;颖颖家长关心的心理问题,6月19日绵阳市三医院儿童心理咨询师刘医生也给出了专业意见,他说孩子目前心理没有问题,可能是受了一点惊吓,好得快就一个星期,好得慢就一个月,如果小孩情况严重了,就及时带孩子去医院就诊,并建议家长不要反复在孩子面前议论、提示这件事情。”

幼儿园向出示的颖颖在江油市人民医院检查下阴的病历

至于经济赔偿,魏园长称,周女士目前并没有提出具体的赔偿金额,只是称前些时候外国语幼儿园的果果在园期间被划伤手臂都要求赔偿10万元。“颖颖妈妈说颖颖的情况比果果还严重,果果只是身体上的伤害,颖颖是身心的双重伤害。我也是一个母亲,作为母亲,我向给颖颖妈妈说的是,反复让孩子做这方面的检查,反复在孩子面前提及此事,才是对孩子心理的伤害。”魏园长说,其实颖颖两次受伤的事情,幼儿园方一直希望颖颖家长能静下心来,心平气和地和园方共同协商解决问题,“这次遇见的事,如果能妥善地解决,对两个孩子来说都是好事,今后我们老师也会更加注意对他们的社会交往能力进行培养,采取一些措施,制定一些方案,让他们形成更好的社会交往能力,让他们彼此之间,以及和其他小朋友之间,都能友好相处。”

魏园长说,作为公立幼儿园,如果家长提出经济赔偿,肯定要经过司法鉴定,走司法程序。“如果经过司法鉴定,司法程序走到了,法院有判决书,我们就按判决结果来办,依法治园。”

江油市教体局:呼吁家长多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

针对江油近期幼儿园伤害事件频发的问题,四川到江油市教育体育局进行了采访。

“外国语幼儿园和人民街幼儿园这两起幼儿意外伤害事件,事发后幼儿园都上报了教体局。我们也在时间要求幼儿园要积极地、全力地配合家长对受伤幼儿进行医治,要以幼儿为主,先医治,后问责。”江油市教育体育局学前教育和民办教育股代股长在接受四川采访时称,针对近期幼儿意外伤害事件频发,江油市教体局近期的学期总结会上也对此进行了总结分析,并要求幼儿园要加强幼儿和教师的安全教育。同时,教体局还利用暑假对全市的幼儿教师进行了培训,请专家就幼儿心理、幼儿意外伤害事件处置等知识进行了讲解和培训。

代股长说,江油市教体局对幼儿园的管理在整个绵阳地区来说都是属于比较严格的,专门成立了学前教育和民办教育股这个机构对幼儿园进行管理,每年还会对其进行督导评估,每学期也会进行检查,年终还会进行评比考核,并会将评比考核结果向社会公示。“不仅在年终考核时,我们针对幼儿安全这一块有专门的细则,平时我们也会经常召开幼儿安全方面的相关会议,包括组织踩踏事故演练、交通演练等,教体局还要求幼儿园每周都要进行一次幼儿安全教育,专门设立安全管理人员,并跟幼儿园签订了安全书。”

对于人民街幼儿园此次的意外伤害事件,代股长称,江油市教体局已对人民街幼儿园的老师进行了全员批评,要求他们引以为戒,要约束自己的言行,也要及时与家长沟通。“包括上次外国语幼儿园的意外伤害事件,我们对当事教师的处理只要是以批评教育为主,幼儿园园内也会按相应的规章制度对其进行处理。”代股长介绍说,目前,针对人民街幼儿园此次的意外伤害事件,江油市教体局还组织各方进行了一次协商,但未能达成一致。

“颖颖事件的升级,多少是受了外国语幼儿园事件的影响。动辄要求进行不合理的经济赔偿,当今社会对幼儿园的要求是不是有点过了?”代股长说,作为幼儿园方来说,这两次事件中,首先态度上是积极的,对于所犯的错误,也愿意承担相应的大小。但家长提出的很多索赔要求,都超出了幼儿园应当承担的范围。

“以现在教育的理念来看,我们培养孩子,不再是培养温室里的花朵,要教育孩子学会如何自我保护。现在国外和国内许多大城市的幼儿园会让男孩子进行钉钉子、敲木棍这类的活动,但我们连一枚订书钉都不能在教室出现,为什么?因为一旦出了问题,家长不但不理解,还要索赔,所以许多东西我们都不敢去尝试。”代股长说,孩子进入幼儿园,就像进入了一个小社会,自我保护的意识很重要,“我们也希望借此次事件,呼吁家长多培养孩子的自我保护意识,既要教孩子如何跟小朋友相处,也要教孩子,一旦受到侵犯、攻击或者伤害,无论情节严重与否,都要相信老师并时间告诉老师。”

四川-绵阳频道讯(钟林)

原标题: 3岁女童幼儿园内7天2次受伤头发被扯掉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烷基糖苷
石护栏
成都格力空调售后服务电话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