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说媳妇

2018-12-06 06:37:26
说媳妇 “说媳妇”是指由媒婆牵线,大人做主,给孩子订一门亲。

这个词,现在的年轻人听起来,可能已经很陌生了,但在20世纪50年代还时兴,虽然“自由恋爱”的微风已经开始吹,“说媳妇”的根基已经开始摇动,却还没有拔除。

这个新旧交替的时期正好叫我赶上了。

因为不是“自由恋爱”,没当事人多少事儿,所以“说媳妇”的时候,我大约才两三岁。

这个年龄不确切,因为人说三岁就有记忆了,而我却全无记忆,只是从大人们后来的说笑中断断续续知道的,所以我猜大约也就两三岁。

两三岁就“说媳妇”,未免早了点儿,但和“指腹为婚”比起来,还不算太早,再说,这也不能怪我,因为我也是“被说媳妇”。

给我“说”的媳妇是本村的,名儿挺好听,叫春梅,人也长得好,在村里是拔尖儿的,想“说”的人家多了,我的父母也垂涎,念念叨叨,说能说上这么个媳妇就好了。

但是,他们却只止于“议论”,其实不行动,所以只是个“话儿”,不是“事儿”。

为何呢?因为我属鸡,而春梅属狗,属相不合。

有句老话叫“鸡飞狗上墙”,是说家里乱得没法儿说了,鸡才乱飞,狗才上墙,是一幅逃散的景象。

这可不好,鸡狗是不能做夫妻的。

但这是“理”,“情”上,两家大人却都有点不忍割舍,所以,并不真的“订”,却还要不时“说”。

两个孩子碰一起了,大人们就要逗,给男孩子——就是我——说:“那是你媳妇,快去把她手拉住,拉到你们家里去。

”我便很服从命令听指挥地去拉。

不记得当时甚么心情,但猜起来,大约是高兴的,要是不高兴,孩子是不会做勉强的事情的。

有时候,春梅高兴,就让我拉,有时候不高兴,我想拉她也不让。

但无论拉得上拉不上,大人们都看到小把戏了,所以他们总是高兴的,要哈哈一番。

据大人们说,我对这个“媳妇”似乎还很痴心,家里偶尔吃顿好吃的,还要不知羞地嘱咐一声:“给我媳妇留一点。

”墙外有脚步声,也要侧着耳朵听一听,说:“怕是我媳妇来了?”这些,都成了我的“痛处”,不时被大人们当笑料拿出来抖搂一番,大家开开心。

春梅那边,固然也不会被放过,不但有人要怂恿她拉“女婿”的手,还要让她认“公公”、“婆婆”。

一次,她在田边用小手指抠“辣辣”地硬,她抠不动,正好我父亲从旁过,她话都说不大清地叫起来:“奔奔,给涅挖辣辣来。

”这话儿便成了经典的开心果,只要有我们两家的人,无论大人小孩,都会有人学说:“奔奔,给涅挖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